首爾,宿舍。

 

  剛聽到承煥哥和金俊勉說張藝興要回韓國,邊伯賢馬上衝出宿舍去買了一盒提拉米蘇,還囑咐其他人不准把這盒蛋糕給吃了。又蹦蹦跳跳的跑去張藝興和鹿晗的房間打掃,撲著防塵墊下的床還留著張藝興身上的味道,蹭了上去鼻間滿滿都是要,一個不小心就安心的睡著了。

 
 
 
「我回來了!」
 

  鹿晗的聲音不大也不小但金鍾仁和吳世勳馬上就黏了上來,分別把他的行李給拿走,也不管自己室友的意見,爭著鹿晗要跟自己睡。

 

「奇怪,伯賢呢?」

 

  鹿晗對上張藝興的眼好像有些失望,隨即丟了個問題,但卻沒有回答他,張藝興只是露出尷尬的笑容,酒窩硬生生的扯了出來,難看、比喝酒哭的時候還醜。

 

  張藝興和邊伯賢原本並不是什麼很熟悉的朋友,再加上語言的隔閡,要不是邊伯賢開朗健談的個性,估計也只是點頭之交的緣分。自從上次在LA告白之後,他們之間好像多了些對彼此的依賴,但又像條細線、一扯即斷。雖然當初張藝興嘴上說著沒要邊伯賢的回覆,但這樣曖昧不明的關係,他很不安、心也好累。

 

  邊想著邊提著行李進了房間,意想不到的是邊伯賢居然躺在床上,很安穩的抱著自己的枕頭睡著了,喜滋滋的坐在地上,下巴抑在床邊看著邊伯賢的睡樣,正想伸手戳弄他的臉頰時,邊伯賢睜開眼嚇著了。

 
「我有那麼恐怖嗎?」
 

  就在邊伯賢快要掉下床時張藝興順手的拉了一把,笑嘆懷中人如此巨大的反應。

 
  邊伯賢每次只要靠上張藝興的懷抱就會瞬間變得乖巧許多,先是照例的在胸前蹭了蹭又把小下巴到了肩上,很滿意的說:「歡迎回家。」張藝興又被逗笑了,到底哪邊哪國才是自己的家,也或許只要是邊伯賢在的地方就可以稱上是溫暖的家。
 
「怎麼會在我房間睡覺?」
 

  不變的姿勢,手撫上邊伯賢的背脊,由上往下的順向去,又瘦了些,骨節顯得明顯了。又想起在中國時粉絲要他多吃點、多長胖些,怎麼就沒想到邊伯賢才是真正需要長胖的人,抱起來比較舒服也不會感覺一抱緊人都要被自己的力道粉碎了。

 
「原本是想等你的,可就睡著了...」
 

  呼吸都還是張藝興的味道,比剛剛抱著的枕頭還香,眼皮又沉重了下來,想不到公司給了張藝興治癒這個異能外同時俱有催眠效果。

 
「我以為你...」
 

  張藝興還沒有說完,邊伯賢大力的和他拉開距離,有點嚇到欲言又止也不知道是否該繼續說下去,邊伯賢滿臉委屈的樣子就像一隻小白狗在對著自己搖尾巴。

 
「哥、我今天買了蛋糕,等我!」
 

  變臉跟翻書一樣的快,也沒等張藝興回話就自顧自的跑出了房間。
  很快的邊伯賢拿了一個蛋糕還有兩個湯匙。

 
「你不拿盤子和刀子嗎?」
「直接吃比較爽快啊!」
 

  給了張藝興大大的笑容還遞上了湯匙。

 

  有時張藝興很不解邊伯賢的思考模式,是不是和朴燦烈相處久了,腦筋也成了一直線的通了,不過張藝興也很喜歡邊伯賢這一點,這樣很多事也不用旁敲側擊的去試探,只要明白的說清楚,邊伯賢也能坦然接受。

 

  兩人一匙、一匙的挖著吃,張藝興吃的速度也慢了下來,邊伯賢到是很開心的吃著,看張藝興最終停下了動作,舀了一匙都在張藝興嘴邊。

 
「藝興、」
 

  字正腔圓的用中文叫著張藝興的本名,這是第一次邊伯賢沒有叫他哥、也不是叫LAY這藝名,有些嚴肅的聲音讓張藝興好別扭。

 
「你知道提拉米蘇原文是什麼意思嗎?」
 

  想要回答也悶不出個答案,一口咬上邊伯賢餵上的蛋糕,又搖搖頭。

 
「意思是、帶我走。」
 

  湯匙正撥弄著蛋糕上面的粉,就像撥開心中的迷霧要讓他看清自己的心意。

 

  張藝興提起邊伯賢的下巴,側著臉親了下去。從細吻到深吻,嘴裡留有濃厚的提拉米蘇味,連小舌都攻佔了,蜷住之後的糾纏著。邊伯賢沒有拒絕手圈上張藝興的脖子,嘴上還因為來不及喘息而發出特有的嚶嚶聲。

 
「我真的好怕你離開我。」
 

  這次是張藝興先拉開了彼此的距離,略帶喘著氣打在邊伯賢的臉上。

 
「笨蛋,我愛你。」
 

  不知道是害羞還是怎樣,一說完又悶回張藝興的懷中,邊伯賢是那樣的一個人,有時霸道的可愛、傲嬌之中卻不失他那股小清新。              

 
 
 
 
 
     – End 오오오 –
 
渣渣文之好想吃提拉米蘇我好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 的頭像
CHU

My My CHU━━━●

C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