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能站上舞台表現自我的人,哪個不是走過那不見天日、沒日沒月的練習生時期。練習生真的很煎熬,你唯有不斷的練習、等待,等待又練習不停交替才有可能得到組團的機會,等到真正出道還要忍受隨時被批判的耳語。

  人家說金鍾仁是EXOteaser擔當,的確三不五時的就會出現他的身影。他一個抬手的動作,每個拍子都像有了生命在舞動;一個轉身,連靜止的空氣都跟著沸騰,再加上他勾人的微笑,稍微欠揍卻又不失他獨有的霸氣。

  有時邊伯賢真的很羨慕金鍾仁,羨慕他當了好幾年的練習生,和大家感情都特別好、羨慕他的舞蹈能力、羨慕他的teaser比自己多,好多、好多簡直羨慕死了。但邊伯賢從來沒想過自己會羨慕金鍾仁羨慕到喜歡他,更意想不到金鍾仁也對他有意思。

  邊伯賢覺得自己是瘋了才喜歡上金鍾仁,要喜歡也該喜歡那個成天和自己膩歪在一起,把快樂傳染給自己的朴燦烈啊!怎麼就只是把朴燦烈的好當作習慣,卻一直奢求著金鍾仁那愛理不理的態度,難道這是別人說的越是得不到的越想得到嗎?





「你不要畫眼線,看了就反感!」這是交往前,連多講一個字都閒多的金鍾仁。

「伯賢哥,你別畫眼線了啦。我比較喜歡白白淨淨的你,而且男飯會越來越多欸...」這是交往後,少說一個字都不行的金鍾仁。


「你們兩個真的很吵。」以前面對邊伯賢和朴燦烈是如此。

「你們兩個馬上給我分開。」現在面對邊伯賢和朴燦烈是這樣。



  天啊、誰來告訴他怎麼前後不一成這樣,金鍾仁根本是個可移動式的大醋桶!!!!!





「金鍾仁,可以別再玩我的手了嗎?」

  正想要抽離又被金鍾仁緊緊握住,摸著指尖繞過指腹又十指相扣住。

「你的手真的好漂亮…」

  說著還像是童話故事中王子牽起公主的手親吻他的手背,親了還不肯放開,氣息打在手上邊伯賢有點敏感的皺了眉。

「男人的手漂亮又如何?」

  雖然他已經慢慢接受大家說他可愛什麼的,但對於漂亮這詞還是有些刺耳,何況是從金鍾仁口裡說出來。

「呵…只要一想到哥被我壓在身下,手裡緊抓著被單,再配上好聽的聲音…啊、啊…鍾仁…」

  原本還想繼續說下去,邊伯賢馬上抽手惡狠狠的打了金鍾仁的手臂,但那小子依舊色眯眯的看著邊伯賢的側顏。邊伯賢又不禁亂想了一通,金鍾仁以後真該去當情色文學作家。

「這麼好看的手不應該拿來打人的」只見邊伯賢沒有回應,繼續說道:「哥、不要生氣啦~~~」

   金鍾仁在撒嬌、金鍾仁在撒嬌、金鍾仁在撒嬌!!!!!如果心裡的OS能像特效一樣出現,那現在邊伯賢的OS字體就是越變越大的。可是在金鍾仁看不見的另一邊嘴角卻不自覺的上揚,因為金鍾仁的撒嬌只針對他,只會為了他一個人,這樣就滿足了。

「哥…如果那麼漂亮的你和別人跑了怎麼辦?」

   這問題深刻讓邊伯賢知道即使外表再怎麼成熟的金鍾仁,內心還是個怕愛人跑走、不要自己的小孩子,該說他表裡不如一?悶騷男還是不懂得表達情感?抑或許是以上皆是。

把我套牢吧!」

   再度伸出手晃了晃,表示手上的空缺。金鍾仁好像老早就知道卞柏賢的答案,笑了笑從口袋拿出一條和自己手上相似的手環繞了上去。




                   – End 오오오

 

其實我不是要打開白的 我只是想打我對金鐘仁的愛(blush)

不過就算如此我還是沒寫出我要的 不會想殺了我吧?
好啦下一篇一定會有 我一定會生出來的

Maybe i can do tha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 的頭像
CHU

My My CHU━━━●

C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