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看似沒有盡頭的迴廊,黑暗之中,因為門沒有關上,撒開了一抹光,緩緩的移動腳步,練習室傳來震耳欲聾的音樂聲。

  是誰,大半夜的居然還在練習?


  好奇著手已經握上了門把,轉開。


  沒有看到有人在練習,卻看到有個滿身汗水的人躺在地上。左臂遮住了眼,右手放在了腹上,沒有激烈運動之後起伏的胸口,氣息緩和的像是睡著了。

  關掉那個讓人有些心煩的音樂,抓起放在一旁的毛巾,替那個人擦拭著臉上和頸部的汗水,又脫下自己的外套蓋在他身上。






-
  練習室的光惡狠狠的打在自己的臉上,已經分辨不出究竟是自己被照射的臉還是因為過度練習而成了慘白樣。

  是誰,那麼醜陋的是自己嗎?



  一個結尾迅速的砸地動作,骨頭好似全都要被自己支解的累得躺在了一旁。

  好像有那麼一個瞬間覺得有人走近了自己,音樂被關掉了,也好可以安心的睡了。乖乖的讓那個人替自己擦掉汗水,動作輕得好像在處理傷口,有點癢卻沒給他任何反映。直到被蓋上了外衣,熟悉的味道迎面而來。






-
  手正要離開外套,躺著的人一下子的抱上了自己。



「…暻秀…是你吧?」

  閉著眼沒有睜開,吞了一口口水才開口,有氣無力的問著。但那個被稱做暻秀的人並沒有反應。


「不是你,也一定是你、這個味道太熟悉了。」

  還是沒得到對方開口的回應,反而換來一個掙脫,力氣很是大的,但就是死命的抱著。


「暻秀啊、為什麼要躲著我?」

「我沒有!」

  突然很大聲的喊了出口,意識到自己過於激動的聲音,接著說道,

「我沒躲,只是哥是舞蹈A班,我是歌唱班的,我們本來就不是同路…」

  為什麼那句"我們本來就是不同路的"像是宣告死亡一樣的痛,或者是說正做著垂死的掙扎。


「原來啊…我以為我們是這部戲的主角,其實我只是在演獨角戲,你連看都沒在看、哼。」

  嘴上那麼說著,但卻沒有鬆手的意思。

暻秀啊…拜託你、最後一次的擁抱不要推開我。



「藝興哥,你說我怎麼就是離不開你呢?」

  終於主動回抱了張藝興,像是安撫孩子一樣輕拍他的背。

「我明明就戒掉了偷用你香水的習慣,但為什麼身上還有著你的味道。想說好痛所以不愛了,可是不愛好像更痛。」

「所以我說,我們就在一起,管他痛不痛的我都陪你。」


  突然刺耳的手機鈴聲不搭嘎的響起,都暻秀把手伸進褲袋裡拿起。當然張藝興從鏡子反射中看到上頭亮亮的寫著、俊勉哥。伸手拿過手機按了拒接,又在簡訊那欄快速的打著、發送。


「你幹麼呢?俊勉哥還在樓下等著我。」


「你還沒答應我,又想跟別的男人跑了嗎?」

  慌亂之中想搶過手機,卻被張藝興給親吻了脣瓣。


「認真回答我、討厭嗎?」

  還處在驚恐的狀態說不出話,只是搖了搖頭。


「那喜歡我嗎?」

  搖了搖頭又猛著點頭。

「要更愛我才是。都暻秀,我愛你。」






-
  那年初冬都暻秀終於沒有再回避他對張藝興的感情,因為他知道不管痛還是喜那個人都會陪著他,在一起不是更好嗎?


  有些事你現在不去做它,你一輩子都會活在懊悔之中。




                   - To Be Continue 오오오 –

後記閒聊:
話說我昨天陪我媽去辦身分證
就實在太無聊所以開始打這篇被我拖了五天的文梗
結果正腦內的時候聽到一首歌 心想這該不會是國歌吧
但還是很認真的繼續寫著我的張藝興
等到我從自己的世界CB了
我媽問我說 妳一直坐著嗎?ㅇㅁㅇ
我說對啊怎麼了 她說剛剛在唱國歌欸
我怎麼會知道那是泰國國歌 又沒人教過我
天啊超級丟臉的啦ㅠㅠ

其實我是要甜文但寫起來好不自然哦...
最後有些事有些人真的要好好把握住啊
好討厭我興都吧吧主暫別了QAQ(走不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 的頭像
CHU

My My CHU━━━●

C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